我们很无奈,我们被LOF盯上了PB了还拒绝解封

橘清酒:

前天写了一篇请求,发表一些个人对于这次LOF的更新的意见,没想到得到大家的热烈反响,也因此收到大家广泛支持,甚至有来自IT行内人士的意见,觉得有必要在此综合各方意见,给大家一个反馈,也给LOF一个总结。


再次恳请路过的各位若觉得此文有理请继续支持LOF看见,让大家看见,若觉得需要补充,或者不认同,欢迎评论,再此谢过。


 


以下是上次评论里面大家反映最多的几点


1订阅版面排版杂乱,不美观,界面太大,影响视觉。希望优化排版的同时,能够缩小浏览界面,保持更新前的页面大小,至少能够保证一眼能扫到不少的文,而非现在三到四篇。
2...

请求

樱喵Sakuramiao✨:

确实出现的严重的刷不出来的情况,很绝望了
热度低到我怀疑自己是不是被抛弃了

还有好多太太的粮我连找都找不到了


今天起司鮮奶茶開到車了嗎:



我终于理解为什么现在热度驟减了???



空桑:





请求



请求大家帮帮忙,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,这次lof 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,还影响重大,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,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!因...

我×各学科

无聊,烦躁
已是入春,连北方新柳也已吐绿,冬假却迟迟未至。总算迎来模考,悬着的心看似瞬间放下,难熬的生物钟却不动声色地暴露出犹存的紧张。
终归也只是心里放下了,任性地刻意去放下。
难得的假日却硬倔着脾气回到了令人生怨的教室,不去理会那些热火朝天的补习狂潮,亦不愿在家里听着叨叨耳朵生茧还染上老年人的脾性,慵懒而又无趣。
说着来与学习谈一场自由恋爱,没有老师的媒妁之言没有他人逼婚,倒是低能小说和游戏过来搅和乱事,狐朋狗友混做一团,胡吃海喝玩乐之至。虽说与她们女流之辈有些矛盾,可毕竟三月后便与那些飘飘女子作别,心里也是万分不舍。
感念却又纠结混乱着。从小打小闹到大打出手,十二年来的多多少少...

人生中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拔牙。
这是一颗小智齿,它疼了很久,断断续续的,时不时刷刷存在感,并不影响什么。
可他的另一个小伙伴站出来抗议。
“我们可是智齿!我们要革命!革命!”
于是它挣扎起来。搞的它的主人痛不欲生。凌晨两点半就因疼而惊醒,辗转反侧不能寐。
革命齿挣扎着扩充疆土,不一会儿就把自己的地盘硬生生变成之前两倍那么大。明明还没有出头,就已经让牙床肿的够塞下两颗牙。
可这家伙还不消停。“革命尚未完成,同志仍需努力。”它叫嚣着,磨蹭着它正上方什么都没有的空地,无奈之下这片荒地也被征用,胡乱应和着肿胀起来。
这可搞的主人难以自持。哪还管的上什么风度,待宿舍的灯一亮,立马就飞似的逃窜到教室。温水,止痛药,本想着囫囵一咽解决问题,可肿胀早已不允许嘴巴大开,不说吞咽,连吸取都举步维艰。
早读昏昏沉沉的过着,张不开嘴,说不了话,只能呜呜啊啊的发出几个音节,根本就只能虚度光阴。终于到了早饭时间,却也只能看着别人大快朵颐,吃得快活。
拿出自己的早饭,那是块饼,被馅有点浸湿。把皮薄的部分卡进嘴里,剩下的部分扯出来。等到馅饼都慢慢化在嘴里,再艰难地把混合物吸进食道。食不知味又算的上什么,总比吃不上饭强。本就寒酸的馅饼也不过只能吃下一半。不仅牙疼,还要饿着肚子,愁!愁!愁!
看着自己的杰作,革命齿更鼓足了劲儿要奋斗到底。药物又算得了什么?去他的吧!管你是布洛芬还是阿莫西林,通通放马过来吧!说着又奚落安定齿,明明先出人头地,却一事无成。
安定齿只好象征性地挪了挪身子靠上了它前面的恒牙。
主人摸了摸自己肿胀迟迟不退的脸颊,和渐渐要和恒牙相撞的智齿,终于忍无可忍,决定一拔了之。
革命齿万万没想到,革命会被镇压的如此彻底。自己的革命,即将就此画上句号。

感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,我最最亲爱的咕噜碳

感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,我最最亲爱的咕噜碳。

00
还记得那时的我还是个小学生,而你照现在的说法算个超级网红。当初我并不是你的饭,也不是什么墙头,甚至连你的红劲儿都不知道。尽管凭着“忘词帝”的称号你早就红遍了这个圈子,可我只不过是个萌新,打开你的那首《千本樱》也不过是因为对柿姐有点喜欢而歪打正着到了相关推送。
可这就是一见钟情。
一瞬间,当极具感染力的声音穿透我的耳膜,音浪箭似的击穿我,余音余意在心中激荡着,激荡着。突然,我中了你的箭,心甘情愿。
我并不在乎你的歌词到底记住了多少,因为那时的我甚至不知道“爱してる”是什么意思。唯一留给我的,便只有绝叫系的唱法,永远飚不完的高音,全曲都是澎湃着的,没有...

“别再看那些躲躲藏藏的戏码了,我已经在你旁边了啊。”他一把搂住你,“看着现在你眼前的我吧。”

在昨天写稿的时候翻出来以前的本子,意外的发现我5年前的囤货o( =•ω•= )m天了噜我竟然真的写过咕噜我,啊顺带当时咕噜妹还没结婚呢嗯
小学生文笔,大概,虽然当时已经不是小学生了

是Shirasawawa,白泽泽,日下称呼心子就好。半废文青ver,退步中,会尽力复健。
© 白泽泽 | Powered by LOFTER